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隐疾爵爷疯狂追娇妻

第五十六章 被囚禁的金丝雀

  • 作者:亿媛
  • 类型:其他类型
  • 更新时间:06-24
  • 本章字数:3628
最新网址:www.yunxs.org

由蒙田送去再原路接回。

言一桐打了好几个电话给盛勋爵都无人接听,微信也不回,这个男人好像就这样消失在她的生活里,但却又一直控制着她。

言一桐感觉自己就像只被盛勋爵养在别墅里的金丝雀,还是坐着轮椅的金丝雀。

为什么要坐轮椅呢,因为她身上的伤口不能拉伤,尤其还伤在大腿,根本无法正常行走,所以暂时还是坐轮椅的好。

她也很想知贺禹堂情况如何了,但蒙田不肯带她去找贺禹堂,说什么爵爷的命令,少夫人不得擅自离开别墅,今天还是他特许去送蔡爸爸一程的。

想想这个可能性也不大,盛勋爵像是会委曲求全的人么。

连带韩漠也没出现过,就留下了蒙田给她使用,别墅倒是多了个张妈过来照顾她饮食起居。

“爵爷交代过,少夫人必需好好在玲珑园养病,等身子好了再送您回庄园,不然只会让老太太担心难过。”蒙田也苦不堪言,这少夫人一不顺心吧,就老是想着法子折腾他。

一会让他去给花园修个假山鱼池,一会又要去哪里给她挖个什么药,一会又要去买个芙蓉糕……

这种感觉非常不爽,有气也无处使。

“你家爵爷到底去了哪?你送我回盛世庄园总行了吧?”言一桐都要抓狂了,坐在轮椅上去哪都不方便,自己一个人天天呆在这栋乌漆麻黑的别墅里,不痛死也要憋疯了。

还不如回盛世庄园去,好歹还有个后花园赏心悦目,闷的时候还可以去她的炼药房捣鼓捣鼓新药,她在这里都快要憋疯了。

言一桐参加完葬礼,就由蒙田接回玲珑园。

她已经几天没有见到盛勋爵,连带徐紫芙也没看到,他们不是都受伤了吗?

难道盛勋爵搬去徐紫芙的公寓养伤了,倒是把主宅留给她?

被救回来后她原本就有气,想到盛勋爵选择徐紫芙而不是她,她就浑身不得劲,哪哪都有气!

想要找他把事挑明吧,他倒好,直接玩消失了。

这几天徐紫芙总是在微信里,话里话外都是盛勋爵对她有多重视,派了多少人去公寓照顾她,给她买了多少补品之类的,对她多么细微照顾着……

而言一桐环顾下冷冷清清的别墅,除了多了一个张妈以外,就一个家庭医生每天替她换药,其余都没了。

常言道,人比人气死人。

尤其还是在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,负面情绪总会被无限放大。

“少夫人您就别为难我了。”蒙田一脸苦哈哈地说道,两边都是主子,但爵爷给他发工资的,他不能出卖财神爷呀。

“他是不是去徐紫芙那了?”言一桐索性换一种问法,徐紫芙也没有明确说他不在啊。

“不是,少夫人您别多想,好好养病就行了。”

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,言一桐扫了一眼这压抑沉闷哥特式的装潢,小脑袋瓜闪过一个叛逆的念头,眼神狡黠盯着蒙田。

蒙田被她盯得浑身发毛,有种想撒腿就跑的冲动!鬼知道少夫人又要想什么事情来折腾他了。

他能不能向爵爷申请,和韩漠换份差事啊啊啊!这少夫人和以前都不一样了。

虎狮山的小木屋

一个女人被手腕粗大的麻绳束起双手,吊在一棵老树上,面容枯黄,嘴皮干裂,身上散发出一股异味,好些天不曾洗漱过,这股异味有海水的咸臭味,又混合了鲜血的腥气,极为难闻,几欲令人作呕。

火红的大波浪此刻凌乱而干枯,宛若枯草打成结块,那张脸更是没法看了,脸蛋被划了几道血痕,灰灰黑黑一块块的,身上的衣服血迹极多,旧的,新的皆有。

韩漠忍着恶心把她降下来,虎口处用力抵在她的下巴,捏开她的臭嘴,再继续给她灌海水。

这些天他一日三餐按时给这个女人纯喝海水,她的小腹都已经发胀了。

他真是服了他家爵爷,什么折腾人的法子都想的出来,不过这个恶毒的女人当时就是这么对待他家少夫人的,活该要受着。

“咳咳咳,你这条狗腿子,好毒!你,会遭到,报应的咳咳咳……”沈芷兮充血的双眼带着浓浓的恨意,想要把海水吐出来,却敌不过韩漠的力道,最终整瓶海水都被灌进去一大半。

“盛勋爵死了没!”

这些天她也没看到盛勋爵,不知是死是活,但他一定不会比她好受,那天看到他居然去救徐紫芙,嫉妒和恨意就熊熊燃起,凭什么他能为这两个女人出生入死,对她就如此残忍!

“你死了爵爷都还好好的,喝吧沈大小姐!在你给少夫人灌海水的那一刻,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,这是以彼之道还其彼身。”韩漠冷冷地说道。

“呵盛勋爵,会在乎言一桐?想不到他还是个花花肠子……吃着碗里……看着锅里……明明……是徐紫芙下的药……言一桐才会被我们绑架,他却去救了徐紫芙。”沈芷兮说话已经不连贯了,意识模糊。

“把你知道的说出来!”韩漠冰冷的声音带着怒意。

“你们这群蠢货,没人性的畜生,畜生!以为那女人有多善良,啊呸!”沈芷兮眼神恶寒,连身体都是冰的,她狠狠淬了韩漠一脸口水,没有再说话。

韩漠忍无可忍,一巴掌扇过去,沈芷兮半边脸都肿起了来。

“不知死活。”韩漠掏出手帕擦了擦手,再把她吊上大树。

就算她不说,他们也能一一查出来,除非他们手段高明,能雁过无痕叶落无声。

那天,言一桐和徐紫芙一同掉下后,盛勋爵的回旋镖射到沈芷兮大腿深处,让她跪到地上无法逃离,而盛勋廷则趁着混乱带上阮素玉,跳上早已准备好的飞艇扬长而去,韩漠带着人紧追不舍。

盛勋廷开着飞艇在一座小岛上带着他们环行,拖延时间,最后他的救援直升机抵到,把盛勋廷和阮素玉都带走了。

盛勋爵则受伤严重,在守了言一桐一晚之后倒下,被送去了文子赫的私人医院紧急医治。

他千疮百孔,背上被利器所伤,伤及肺腑,情况比言一桐和徐紫芙严重多了,且重物加重了刺伤的伤口深度,又被撞击出好几处伤口,特别是后脑勺被砸出了血,有轻微的脑震荡。

据说贺禹堂的情况和他差不多,这不,两人都在同一家医院治疗着。

文子赫的威尔医院是全香城最权威的明星私人医院了,以优质医护服务、先进医疗技术及专业服务水平驰名。

无论是环境方面还是服务方面都能和五星级酒店并驾齐驱,安保系统完善,自然备受上层人士的青睐。

盛鸿泰这会就站在Vip病房门前,向文子赫了解最新情况。

“爵儿现在怎么样了?为什么会突然昏迷不醒?回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?”盛鸿泰听说了那天的事情,气得浑身发抖。

没想阮素玉那个女人竟然这些年都和盛勋廷有联系,现在还勾结外人想对盛家进行报复。

他怪自己当年对她心慈手软,没有直接要了她的命!这么多年后才让她有机会祸害他的两个儿子。

“伯父,是这样的,在头部遭受暴力后,患者可能因为脑震荡出现昏迷或神志意识不清的症状,然后慢慢恢复。但是勋爵的血管在创伤中破裂了,开始慢慢出血。出血量不断增多,压迫了大脑,甚至出现了脑疝,所以他会再次陷入昏迷。”文子赫解释道。

“那他什么时候才能醒?”盛鸿泰语气里难以掩饰的焦灼。

如果盛勋廷选择站在阮素玉那边,那么,他就当没了那个儿子了,而盛勋爵就是他唯一的儿子,要是还有个什么闪失,他要怎么活下去?

“再观察观察,我们也给不了一个确信儿。”文子赫实话实话,医生也是凡人不是神。

“那一桐呢?她的身体状况怎么样?让她来医治试试!”盛鸿泰想到言一桐的医术还不错,之前母亲都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了,都给她救活,而且现在老太太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恢复当中。

“额……她伤得也不轻……我们一定会治好勋爵的,请伯父放心。”文子赫想起盛勋爵昏迷前的交代,一定不能让言一桐知道他的情况,所以只能和盛鸿泰打打马虎眼,不然他可惹不起那位爷。

“言一桐在哪?我去看看她!”盛鸿泰不放心,一时间他两个儿子都出事,一个生死未卜,一个不知所踪,就连儿媳妇都被弄伤。

他盛家真的是霉运当头诸事不顺啊。

他当保镖这么多年都还没这么憋屈过,他的手是用来保驾护航(打架屠人)的啊,什么时候要去挖土拌水泥了。

但是没办法,爵爷交代恕难从命。

“啊我都要疯了!盛勋爵到底去哪了?你告诉他他再不回来我把这别墅拆了!”言一桐拿着沙发上的抱枕就扔,她也不敢拿贵重的物品发泄,万一盛勋爵让她赔,她上哪去找钱赔,别看这些家具装饰啥的不好看,分分钟一件就价值连城了。

“爵爷说了,只要您开心,怎么都行。”蒙田小心翼翼转述着爵爷临走前说的话。

“就不能告诉我他去哪了?”言一桐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阅读隐疾爵爷疯狂追娇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(www.yunxs.org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