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类型 > 绿茵绝杀之王

一百二十五 保镖出击

  • 作者:江湖无水
  • 类型:其他类型
  • 更新时间:06-24
  • 本章字数:2731
最新网址:www.yunxs.org

两人头顶头,如同发怒的公牛。

主裁吹着哨子杀到事发现场,隔开两人,警告了布罗伊西一番后,给了门兴直接任意球。

“干得漂亮,就应该这样踢,干翻他们!”舒马赫兴奋地叫道。

场上,诺伊维尔翻身而起,骂道:“法克,你个婊子养的,要打架吗?”

“来啊,谁怕谁是婊子。”布罗伊西不甘示弱。

猜边,出任场上队长的佩蒂特选择了场地,门兴先攻。

比赛开始,奥利弗·诺伊维尔带球突破,在趟球时被布罗伊西从侧面撞翻在地。

门兴任意球,诺伊维尔和罗布·弗兰德相互配合突进了一段距离,足球在禁区外被上前的马尼切拦截。

弗兰德就地反抢,马尼切传给沃尔姆,尔姆传长传找林秀却传的太长,林秀不得不狂奔着去抢落点。

舒马赫立刻叫道:“搞什么?这就是合理冲撞,怎么能给犯规呢?这裁判水平太差!”

“判罚没问题,德比当然可以用出各种手段,但是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,如果不能承受后果,就不要冲动!”埃芬博格说道。

从开场第一个球就能看得出来,这注定是一场火爆的比赛。

门兴首发,守门员海梅罗特,后场若雷斯、达姆斯、布劳韦斯、戈乌里科特,中场阿贝尔曼、保韦,马林、马特穆尔,前锋诺伊维尔和弗兰德。

科隆首发,守门员蒙德拉贡,后场久里奇、马尼切、杰罗梅尔、沃尔姆,中场埃赫雷、安塔尔、布罗伊西、佩蒂特、武奇塞维奇,前锋林秀。

没有人拒绝赛前握手,但都是碰一下就收回了手,似乎对面的是臭狗屎,生怕脏了自己的手。

卢凯赶了过来,对着第四官员说道:“不,这只是正常抢球。”

场上,大多数队友围着林秀询问情况,佩蒂特推搡着马特穆尔,门兴其他人赶来保护队友。

主裁姗姗来迟,掏出黄牌对着马特穆尔高高举起。

“法克,黄牌,你眼瞎了?”久里奇气炸了,看马特穆尔正转身往后场走去,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对着马特穆尔的大腿就踹。

马特穆尔没料到会被突然袭击,当即扑街,久里奇并没有手软,一脚踩在马特穆尔小腿上。

啊~马特穆尔当即发出一声惨叫。

久里奇含恨一击真的是用尽了全力,马特穆尔的骨头没断也要裂开。

“法克鱿~敢搞我老大,老子废了你!”久里奇还待继续辣脚废人,门兴队长菲利浦·达姆斯冲过来,伸手把久里奇推翻在地。

久里奇翻身而起,要与达姆斯单挑。

反正注定红牌下场,不用在乎后面被追加禁赛几场了,干就得了。

门兴守门员克里斯托弗·海梅罗特跑过来,一把抱住久里奇,佩蒂特推开海梅罗特,帮助久里奇获得了自由。

久里奇还待动手,双方球员已经就位,头顶头,胸撞胸,口吐芬芳各种问候全家。

满头大汗的主裁把哨子吹的震天响,先掏出红牌对着久里奇高高举起,又换成黄牌对着达姆斯和佩蒂特高高举起。

顾不得研究对错了,有杀错不放过,先把冲突镇压了再说。

缓过气来的林秀坐在地上,很无语。

感动肯定是感动的,毕竟久里奇是为他出头,忠实地践行了保镖的职责,但是不得不说,手段太过简单粗暴。

没说的,以后到哪都带上这个小弟,哪怕是去皇马巴塞,哪怕久里奇的实力配不上豪门,只要他愿意跟着那就带上。

久里奇呸了一口,转身走到林秀身边,问道:“怎么样,还好吧?”

林秀回道:“还好,就是岔了气,没大影响。”

队医保罗·克莱因可不会相信林秀的自我感觉,上次队长昏迷差点没把他吓死,自然要好好地做个检查。

担架是不用的,克莱因与久里奇一左一右架着林秀往场下走去。

沿路走过,有鲜血滴落。

骨头没什么问题,但是皮肉被鞋钉干破了,火辣辣的疼。

不过看着惨,实际真没那么惨,马特穆尔才是真的惨。

门兴队医初步判断是骨折,肯定不至于退役,但是没有三两个月别想好。

伤员下场时,各路解说火力全开。

刘建红大骂马特穆尔是犯罪分子,一切混乱的始作俑者。

而贝克曼则认为久里奇的犯规是受到了林秀的指使,德国足协应该把林秀驱逐出去。

“不错。”埃芬博格站队贝克曼,说道:“塞尔维亚人的犯规极其恶劣,是要毁掉马特穆尔的职业生涯,应该判处终身禁赛。”

“可笑。”舒马赫立刻反驳:“他对超级秀采取杀伤性犯规你说不是犯规,久里奇报复就该终身禁赛,你这是典型的双标狗。”

法克,我们采取倾向性解说是为了烘托气氛,你个逼居然骂我是狗?埃芬博格可不是个好脾气,猛地一拍桌子,喝道:“你要打一架吗?”

舒马赫那么混,能怕?起身回道:“来就来,谁怂谁是狗!”

贝尔曼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哎,看场边观众,似乎要暴动了。”

主场观众把手中杂物扔向场内,想要砸死久里奇和林秀。

不过随着安保的进步,些许纸杯进不了场内,主场观众只能用谩骂发泄心中的怒火。

场上,林秀搂着久里奇,说道:“下次做的更加隐蔽一些,不会被追加处罚的太惨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久里奇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就是要第一时间报复回来,要让全德甲都知道,你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“我自己能解决,而且我不认为有人以为我好欺负。”林秀对久里奇的混不吝颇为无语。

好欺负?

怕不是瞎了眼,去问问马赛,不能参加欧战有多爽,再去问问流浪者,被干掉半支球队是什么感觉。

林秀走到场边,道姆顾不得与卢凯对喷了,迎过来嘘寒问暖。

回到更衣室,克莱因确定骨头没事,开始处理伤口。

卢凯换上亚历山大·鲍姆约翰,道姆得知林秀只是皮肉伤后没有换人,科隆以九人的残阵迎战。

对面的卡利姆·马特穆尔同样狂奔而来,几乎与林秀同时抵达落点,见林秀挺胸就要接住足球,马特穆尔抬腿一脚揣在了林秀胸口上。

操~林秀下意识点击了药剂,落地后感觉喘不过来气,整个人都是懵的,胸口鲜血洇出,很快染红了球衣。

“法克,这是战争,战争,干死这个滚蛋!”舒马赫暴怒。

“这不是恶意犯规,这只是抢球时动作过大而已,这很正常。”埃芬博格立刻给出了解释。

“法克~这是故意谋杀,谋杀~”道姆一骨碌跳起来,对着第四官员狂喷。

阅读绿茵绝杀之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(www.yunxs.org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